智库首页>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特金会:非传统政治的历史性豪赌“时刻”
2018-06-13 16:31:55作者:陈晨晨 来源: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北京时间2018年6月12日上午9时,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在新加坡圣淘沙岛的嘉佩乐酒店,举行首场历史性会晤。下午一点半左右, 特朗普与金正恩签署了美朝联合声明,同意致力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对这次历史性会晤,我们究竟怎么看待?包括这次会晤能否为美朝关系带来转机?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研究员、宏观研究部副主任陈晨晨在本文中认为,重要的是特朗普缔结了、拥有了这个“时刻”(The moment)本身。


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历史性会晤周二在新加坡成为现实。特朗普成为史无前例的、在任期间与朝鲜领导人会晤的美国总统。双方签署联合声明,承诺致力于建立新型美朝关系,建立持久稳定的朝鲜半岛和平机制,继续推动半岛完全无核化。

在传统的元首峰会谈判模式中,两国官员通常提前协调、在会晤开始前完成大部分工作。朝美峰会截然相反。自三月初白宫正式公布消息、称特朗普接受金正恩会面邀请以来,峰会命运扑朔迷离颠簸不定。周二的历史性峰会在朝美会议工作组官员在弃核程序等核心问题上并未达成一致的情况下举行。

特朗普更加倚赖的,仍然是他的直觉,而非规划。美方官员称,在特朗普看来,峰会本身不需要准备。峰会前夕,特朗普本人的表述是,“一分钟之内”即可判断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在核问题上是不是认真的。

谈判议程直到最后一刻才公布,谈判安排带有特朗普个人自1980年代以来谈判思维与谈判手腕的鲜明烙印:首先最大程度地试探底线,在双方任何官员参与扩大会谈之前,特朗普先与金正恩一对一元首相见,随后才是扩大会议、午餐会、记者会、签约仪式等安排。无论观察家们如何诟病,称特朗普在商业地产世界的谈判手腕并不适用于核问题谈判,事实是,这场令特朗普和金正恩本人亦觉得“超现实”的历史性会面的发生,恰恰需要非传统谈判模式来促成。

对于好的谈判,特朗普早在1990年接受《花花公子》杂志专访时(一篇让各国领袖在特朗普成为美国总统后调出阅读的、全面反映特朗普三观的专访),详细地定义了什么才是好的谈判:“我会无所不用其极。要把对方逼到崩溃边缘,但又不能让他们崩溃,要把人逼到他们大脑还能对付的最高临界点。”在他看来,用精明的商业思维拯救美国对外政策谈判,恰恰是拯救美国外交软弱的途径。

1990年,《花花公子》杂志问特朗普,如果有一天你当了总统,你对未来的长远看法会是什么。特朗普答:

“我思考未来,但我拒绝描绘未来。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但我总是思考核战争。我总是思考核战争问题,它是我思考过程中极其重要的因素。它是最终级的灾难,是这个世界的最大问题,但是没人去关心核问题的细节。这跟生病有点像。一个人除非真生病,否则总是不相信自己会得病,也没人想要谈论得病。我觉得最愚蠢的一点就在于,没人相信这一切会发生,大家都觉得既然人人都知道核的毁灭性有多大,没有人会真的使用核武器。这太扯了。”

更进一步说,在执行层面,作为总统的特朗普,“他会坚信庞大的军事实力。他不会信任任何人,不会信任俄罗斯人,不会信任美国盟友。他会拥有一个庞大的军事武器库,并且持续完善、理解这个武器库。”

从这个角度来看,周二的特金会与特朗普在贸易、传统盟友关系等问题上的非传统动作一样,都带有他一以贯之的逻辑烙印,是他登入权力巅峰后“必须要做的事”。媒体报道称金正恩在这次历史生会晤前,亦阅读特朗普自传《交易的艺术》等一系列资料,以期通过把握特朗普在漫长财富积累历史中根深蒂固的政策观念,在把握当下第45任美国总统时期的非传统政治。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中国凤凰马经资料网立场。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人大重阳)成立于2013年1月19日。旨在把脉金融,钻研学术,关注现实,建言国家,服务大众。人大重阳聘请了来自10多个国家的96名前政要、银行家、知名学者为高级研究员,与30多个国家的智库开展实质合作。